设计“小字”字根的目的 ---- 对于双拼双形类的方案来说,因主音故其形部多数采用的是音托字根(即以拆分字的声母来设定字根所在键位的编码方式),这个“形”被用在智能拼音里起辅助作用时(搜狗拼音、QQ拼音等),用户习惯叫做“辅助码”,而实际上编码方案是可独立使用的音形码。“鹤形”也是众多音托类字根拆分方案中的一种。 <br /> **见字即根**:音托类字根拆分方案以自然码为代表,采用见字即根的方式,这种方式是通过字根最大化的办法达到减少记忆量的目的。自然码的见字即根是取的最大字,这是在它的另一个规则的前提下,即部首优先,如果没有这条规则,那最大字的取法就会出问题,如“骗”字取最大字就会取到“驴”,自然码通过“部首优先”避免了这样的尴尬,而达到大中取小的自然。自然码通过无限扩大字根的方式达到减少记忆量的同时,也产生了很多不认识的成字字根反而增加记忆量的副作用,另外还有一些非成字字根的记忆也是避免不了的,有些人说自然码字根不用记那也是很片面的说法。部首优先解决了最大字的问题,但也产生了一个部首不清的问题,这也是自然码容错较多重码较多的一个因素。 <br /> **限定字根**:为了取码清晰减少容错,于是一些音托类字根拆分方案抛弃了部首优先,采用了顺序取码的方式,这时见字即根的方式就会产生上面“骗”字的问题,故多数采用了限制字根范围的方式。限制字根范围即限定字根,这就要求你必须记住这些字根,非成字、成字就都成为了记忆量,字根量少虽然能减少记忆量,但拆分难度就会增加,增加字根量拆分难度减少了,但记忆量却增加了。 <br /> **规则字根**:鹤形的“小字”字根也就是出于解决上述问题而出现的。小字字根灵感来自独体字,因为自然码取大字根的方式重码偏高,所以我想到取小字根的方案,而独体字是个比较好的字根范围,但独体字不是个清晰概念,不能真正区分独和非独,从独体字的构成我找到了单笔画衍生的规律,这一规律让字根基本涵盖了独体字,且根据一两条规则就能推导出所有小字字根,把字根的记忆一下浓缩成对一两句话的理解,极端的降低了学习难度,使得字根记忆量主要集中于部件字根部分,这个规则衍生字根我取名为“小字”字根。 <br /> 现在比较普遍的字根设计方案均为“规律字根”,即按照一定的规律定义字根键位,五笔以五种笔画定出五个字根分区再定键位,音托形是以字根声母定其键位,以规律降低记忆难度,字根数量的把握成为一个方案的重要考量因素。字根少可以减少记忆量,字根多能增加拆分的直观性,规律字根无法解决这个矛盾,这也是目前各种音托方案跳不出的圈,于是鹤形创新出“规则字根”即“小字”字根,规则字根即按照规则定其字根,字根数量无论多少符合规则即为字根,只要完成对规则的理解即完成对字根的掌握,可以说“小字”字根是字根方案的一种升华,是一种高级字根方案。“鹤形”字根即在“部件”规律字根的基础上增加了“小字”规则字根,这样既解决了增加字根数量不增加记忆量的问题,还达到拆分更直观的目的,两全其美! <br /> 归纳如表: 分类|非成字规律字根量|成字规律字根量|记忆量|GB字符集重码字 :-: | :-: | :-: | :-: | :-: 自然码见字即根类|100|所有能组字的字>500|100+不认识的成字字根(>50)|>1500 其它限定字根类|100|0-500|100+限定成字字根|<1000 鹤形字根|100|200(小字规则字根)|100+不认识的成字字根(<10)|<1000 <br /> <p align="right">散步的鹤 2010年6月6日</p> <br /> <br />